Girard-Perregaux

傳承與使命

227 年來,高端瑞士制表廠 GP 芝柏表始終追求制表技術與美學的極致。品牌的歷史要追溯到 1791 年的日內瓦,Jean-Fran?ois Bautte 在那一年制作了他的第一枚時計。1906 年,他的制表廠被 GP 芝柏表收購。1856 年,在制表之城拉紹德封 (La Chaux-de-Fonds),Constant Girard 與 Marie Perregaux 有情人終成眷屬,由此確定了品牌的名稱。回顧 GP 芝柏表發展歷史,品牌始終將這一專業技藝和精神堅定傳承至今,從而令其鐘表產品處于創新最前沿 — 品牌目前的 100 項專利便是最好的明證。
01
1791 年,日內瓦

Jean- Fran?ois Bautte

GP 芝柏表的歷史發端于 Jean-Fran?ois Bautte 的作品。這位日內瓦制表師兼珠寶師在 1791 年推出了首批作品,直到 1856 年 Constant Girard 與 Marie Perregaux 夫婦攜手創立 GP 芝柏表,并于 1906 年收購其制表廠。

Bautte 于 1772 年 3 月 26 日在日內瓦出生。12 歲時,成為孤兒的他開始了自己的學徒生涯,做過珠寶匠、金匠和表殼組裝工。活潑熱情和專心致志的性格讓他成長為專業的制表和機器刻花 (guillochage) 工匠。除了工匠天賦之外,他還具備出色的商業才能。Jean-Fran?ois Bautte 從 1795 年起就開始到外面出售他的作品。他建立了自己的制表廠 (法語:fabrique),而這也是當時史上最綜合全面的制表廠:有 180 名工人在廠內工作,加上 120 名外包工匠協助。

除了在日內瓦的專賣店之外,Bautte 還在巴黎和佛羅倫薩各有一家分店。與俄國和丹麥皇室的書信往來,印證出他與歐洲精英階層的密切關系。他的名聲已經大到所有聲名顯赫的外國來賓一旦來到日內瓦就必定會去他的制表廠,其中包括許多赫赫有名的人物,如巴爾扎克、大仲馬和日后的維多利亞女王。

Jean-Fran?ois Bautte portrait
Jean-Fran?ois Bautte watch
02
起源

拉紹德封

位于瑞士納沙泰爾州 (Neuchatel) 的拉紹德封被稱為“制表之都”。自 17 世紀末開始,這個小鎮便在制表業的帶動下蓬勃發展。1794 年被一場大火吞噬了整座城市后,19 世紀起,這里開始執行一項偉大的城市規劃方案。寬闊而筆直的街道從東端延伸至西端 ― 這正是太陽的運動軌跡。房屋的高度也受到嚴格的控制。在一個人工照明落后的時代,制表師因而能夠享受到最佳的照明 ― 陽光。這一放眼世界都獨一無二的特點使拉紹德封被載入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

因此,自然而然的,GP 芝柏表選擇在這里生根發芽。然而,GP 芝柏表并沒有選擇全新、但沒有靈魂的 20 世紀初建筑,而是將制表廠放在了一幢經過精美修復的歷史建筑內。

拉紹德封 - 起源
拉紹德封- Manufactures
03
制表廠

瑞士制表業的支柱

由于自主研發和制造各種零件,GP 芝柏表的「制表廠」地位當之無愧。品牌對完美的追求,不僅通過時計的外觀表露無遺,也在不為人所見的部分下大功夫:機芯。

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將機芯視為一項技術元件的同時,更提升整體結構,使它們具備獨樹一幟的特色。特色鮮明的時計令 GP 芝柏表屢屢摘得最高榮譽,比如 1889 年在巴黎世博會上展出的三金橋陀飛輪表 Esmeralda 榮獲金獎。

制表廠 - 瑞士制表業的支柱
制表廠 - Watch
04
新市場

征服世界

19 世紀下半葉,尋找新市場成為了 GP 芝柏表的重中之重。在一個路途漫長且兇險的年代,制表師們動身前往遙遠的地方。

1859 年,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的連襟 Fran?ois Perregaux 前往新加坡并且在那兒待了一年,然后前往日本定居。他發現那里的計時系統與西方盛行的計時系統完全不同,這意味著時計將無用武之地。他決定生產新奇的原創表款,結果受到日本富人階層的極大青睞。品牌與日本之間的悠久淵源由此開啟。

1865 年,GP 芝柏表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開設了專賣店,由 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的另一位連襟 Henri Perregaux 負責。這家店出售制表廠最高檔的時計:陀飛輪表、三問表和其他表殼裝飾奢華的復雜裝置時計,令那些富有的南美人愛不釋手。

新市場 - 征服世界
新市場 - Watch
05
精密計時學

對超高精度的追求

計時學的誕生可追溯到 19 世紀中期。Constant Girard-Perregaux 很早就對陀飛輪產生了興趣,因為陀飛輪能實現非常規律的運行。他將研究重點放在機芯的實際結構以及機芯部件的形狀上。到了 1850 年代中期,他開始研究在機芯上安裝一種具有三個平行板橋的陀飛輪調節器。帶有這種裝置的時計于 1867 年的巴黎世博會上展出,為他贏得了第一塊獎牌。

1957 年,GP 芝柏表的制表師推出了 Gyromatic ― 一種超薄自動上鏈系統,使超薄時計的生產成為現實。這一理念在 1965 年達到巔峰:全球第一款高頻率機械機芯 Gyromatic HF 誕生,頻率達到 36,000 振次/小時。

而在 1960 年代末,認為時計歸根結底就是精密儀器的瑞士制表師們,決定通過使用石英在這個領域更進一步。GP 芝柏表在 1971 年推出了有史以來在瑞士生產的第一枚石英表,其振動頻率為 32,768 赫茲,此頻率日后成為全球制表廠的基準。

精密計時學 - 對超高精度的追求
06
從構思到實物

研發

從時計初步理念到最終成品需要一定的時間。初始理念的形成是一個冗長的過程,涉及研究、分析、比例模型和原型的連續驗證和調整。在每個組件的加工、裝飾和組裝操作都確立后,才能開始生產新的機械裝置。

Constant Escapement L.M.的首個原型于 2008 年完成,2013 年起開始量產,為整個時計界掀起了一場技術革命。GP 芝柏表憑借這一創新之舉,解決了五個多世紀以來一直困擾著這個行業的一大問題:恒定動力。然而,這個概念其實出乎意料的簡單:將一根硅游絲放在擒縱系統的中央,游絲存儲發條盒遞減的能量,然后以穩定、規律的方式傳遞這些能量。

從構思到實物 - 研發
從構思到實物 - Technicien
07
表殼背后

內外兼修之美

由于時計的內在必須與外表一樣精美,并且即便是細微的加工瑕疵都會影響機械機芯的正常運行,因此與 1791 年時一樣,如今所有零件仍需要由經驗豐富的倒角師手工加工。

在生產機芯時,GP 芝柏表使用最具創新性的技術,尤其是在各種零件的開發和機械加工階段。裝飾、組裝和調節階段完全使用傳統工藝純手工完成。要完成這些「壯舉」,需要耗費數月時間 ― 即便這些零件往往隱藏在精鋼或金質表殼之下,并不「顯山露水」。

表殼背后 - 內外兼修之美
表殼背后 - Finition
Signature
成熟的女人色惰片-成熟女人下海-女人录像